[課堂教學] 如何上一堂好課
2019-8-4 13:52:24 |發布者:信息部李秋苑 |查看:539 |回複:0

如何上一節好課


       一節好課是問題引領的課,是合作探究的課,是控制合适、走出“教書”、走進“用書教”的課。
     “一節課應該怎麼上?”這是一個教師職前準備不足、職後發展失之偏頗的命題。“教有常法,教無定法,貴在得法”,是有邏輯順序的。“教無定法”在完整的語言環境裡,毋庸置疑是對的。但應該是在“教有常法”的基礎上探索“教無定法”,先要走進“教有常法”,然後淡出“常法”,才能進入“教無定法”的境界。當教的“常法”和個人的特質結合起來,這樣的老師就具備成長為當代教育家的基礎和潛質了。
對課堂“常法”進行徹底的本質探尋,才能避免在一節課怎麼上的問題上陷入苦惱的深淵。

三個維度決定一節課應該怎麼上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教材、學情、教育的時代特點
       第一個維度是教材。教材承載教學内容,教學内容決定這節課應該怎麼上。
       第二個維度是學情。教學目的指向學生,實現教學目的要搞清學情,不知道學生在哪裡,隻追求學生到哪裡,何談有效教學?
      第三個維度是教育的時代特點。不同的時代教同樣的内容,教同樣年齡的學生,教法相同還是應該不同呢?農耕經濟時代一節課如何上,與工業經濟時代、移動互聯網時代相比較,有同也有異,同的是教材内容,不同的是社會發展、科技進步對接班人的不同要求。
      從目前的課堂呈現來看,三個維度中,教材決定一節課怎麼上相對比較清晰,學生在哪裡、時代特點要求到哪裡,這兩個維度都有所忽略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我們現在的課堂教學是教書而不是用書教。
      教師的教學設計常常是教師鑽研教材的結果,來源于教師的主觀。走進學生發展為本的課堂,問題是教學的起點,問題反映“學生在哪裡”。教學設計不應源自教師的主觀,而應依據來自學生的客觀。好課堂的美,不是完美,而是缺陷美。這是一個不該忽略而被很多教師忽略的維度。實踐證明,這也是妨礙教學質量提升的重要環節。
      想通大道理才能做好小事情:一節好課由三個維度決定,隻有明晰了三個維度的坐标,才能上好一節具體的課。從這個角度看,重視教育就要重視課堂,關注教育就要關注課堂,領導教育就要領導課堂。絕對不能學問越高離課堂越遠,職務越高離課堂越遠,那是教育發展的誤區。


三個要素決定一節課是否能上好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——問題、合作、合适
      在課堂教學過程中首先要注入問題要素,以培養學生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為核心。學生的問題意識與能力要從課堂中來。課堂不能沒有問題,課堂教學的過程就是教師無疑時導向有疑,有疑時導入無疑的過程。
學生獲得新知的過程,不意味着要教師全部講授。通過有效預習,新知識可以分成兩部分,學生看得懂的新知識和學生看後起疑的新知識。看後起疑的新知識就是問題,問題是有效教學的起點,沒有問題就沒有高效的課堂。 教師不知道學生在哪裡的原因是不知道來自學生的問題,課堂隻能是演繹推理的教學。當一個教師重複學生已會的知識的時候,這個課堂的高效就要受到質疑。
    “我也想讓學生提問,我給了他們時間,他們提不出問題,白白浪費了時間,怎麼解決?”
發現問題的能力靠的是遺傳基因嗎?發現問題的能力在于後天的訓練,沒有有效的訓練哪有發現更好問題的能力呢?課堂上學生會提出諸多問題,而教師必須具有充分的理論準備、專業素養和課堂駕馭能力,才能從中篩選出最有價值的問題。
      課堂要注入的第二個要素是合作。新加坡政府把走進移動互聯網時代,讓500萬新加坡人學會合作,作為新加坡持續繁榮的立國之本。當新加坡把發現合作的價值當作立國之本的時候,我們炎黃子孫似乎不應該再把合作置于教學之術的低水平上了。集體智慧永遠高于個人智慧,一個人不能解決的問題,不代表四到六個人不能解決,讓學生從小在老師的帶領下誘發合作的需要,參與合作的過程,享受合作的成果,養成合作的習慣。
       課堂是由教材、教師、學生三個基本因素組成的。教材是教師無法選擇的,學生卻是有差異的。同一間教室裡,有差異的學生拿着無差别的教材,這就形成了一對矛盾。教材是标準的,标準是重要的;學生需要合适的學習内容,合适比标準更重要。
       面對相同的教材、有差異的學生,讓每一個有差異的學生都實現發展,課堂需要第三個要素——合适。
讓有差異的學生都得到發展,是在最近發展區裡實現的。學習能力不同的學生,最近發展區是不同的。在這種前提條件下,如果是“教書”,一定會出現好的學生吃不飽,學困生消化不良的現象;如果是“用書教”,一切就會另當别論了。課堂需要結束“教書”,走進“用書教”,給每一個有差異的學生設置“伸出手來夠不到,跳起來能夠得着”的目标。如果我們能控制合适,課堂上就不會出現厭學現象。厭學說到底是學習目标不合适造成的。
      從實踐出發,一節好課是問題引領的課,是合作探究的課,是控制合适、走出“教書”、走進“用書教”的課。

兩個途徑幫助教師走進好課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二次備課、合作與合适結合的研究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改變教育就要改變課堂,改變課堂首在改變教師。
      途徑之一:通過有效的教研,幫助老師養成二次備課的習慣。第一次備課備教材,備教材是為了指導學生有效預習。目前指導有效預習的方式有導學案,有10分鐘微視頻,有問題發現法等,這都是指導學生有效預習的手段。
      重點在學生有效預習以後,教師要能夠通過有效預習的檢查,掌握學生的預習情況,結果毫無疑問會三分天下:一是全班都對的,全班都會的不需要老師講,全班全會的問題老師還要挂在嘴上就不是高效的課堂。二是有人對有人錯的,有人對有人錯的要組織學生合作探究,讓學生自己教育自己,糾正錯誤,擁抱成功。三是個别問題全班全錯的,全班全錯的,合作讨論的基礎不存在,老師應該在引導啟發的前提下講授。
      基于學情的掌握,教師進行第二次備課,基于學習目的導出最佳問題,設置問題解決的路線圖。這樣的課堂就不是“胸中有書、目中無人”,而是高效率的好課堂。當然,二次備課“幫助老師,成就學生”是一個過程,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實際問題,但是好的課堂從來不是追求完美的,中國好課堂的價值取向是追求缺陷的美。
      途徑之二:對“合作與合适”結合的研究。基于合作,需要課堂實現理念與行為的轉變。現在的課堂,老師是教班的,未來能不能從教班走向教組?老師要把學生組織起來,引導有領導力的學生争當學習小組長,形成小組文化,課堂植入即時評價、有效激勵的元素,這樣我們的教師就能結束教班,走進教組。
基于合适,需要提高教師讀懂課程标準和教材的能力。一門學科知識點有多少,能力要求是什麼,這是國家标準,國标是相同的;學生的起點不同,知識點不等于合适點,合适點在哪裡,這是校标,是因校而異的。基于國标,基于知識點與合适點,圍繞每一個合适的知識點,要研究題型有幾種。題目是做不完的,但題型是有限的。
      學海無涯更需良師導航,控制合适本質上是提高教師讀懂教材的能力,通過兩次備課,讀懂學生,既讀懂了教材又明白了學生在哪裡的教師是良師,更是恩師。


源自:師訓之無憂








如何上一節好課.doc

17 KB, 閱讀權限: 100, 下載次數: 0


為孩子們申領助學品 長期支教志願者申請 假期支教志願者申請 志願者報名進度查詢 無償申領海豚公益雲
掃描下列二維碼加入CTA智能微信俱樂部

或添加微号 cta613 獲最新支教助學信息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

fastpost


GMT+8, 2019-10-17 02:49 , Processed in 0.129397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回頂部